澳门十大娱乐网址大全 > 军迷论坛 > 五十年来中华陆地地域东魏兵制商讨概观,从法

原标题:五十年来中华陆地地域东魏兵制商讨概观,从法

浏览次数:163 时间:2019-10-18

从法律角度看唐朝地方军事机构的军事权力

唐代的兵制始终是唐史研究中的一个重要课题。“府兵制”本身有其特殊性,在中国古代兵制史上并不多见;府兵制破坏后出现了藩镇,藩镇林立及藩镇跋扈又最终导致了五代十国的大分裂,这次分裂也是中国古代史上最后一次中原一统王朝的分裂。因此,唐代兵制及其演变被认为是影响这一时期政治乃至整个社会变化的最为重要的因素之一。唐代兵制较为复杂。从兵制演变的角度看,存在着一个从府兵制向节度使兵制变化的过程。这个变化是以士兵的职业化为中心,以士兵身份和统领系统为线索展开的。我们将前者称为府兵制时代,后者称为节度使兵制时代。在府兵制时代,存在着多种兵员。从军队作用上看,有禁军、有到京师番上的府兵,有驻屯防戍的防人和镇军,还有专事征讨的行军;前两种是常备军,后一种属临时组建,而不上番和不从征行的在家府兵,则属预备军。从士兵的身份上看,既有府兵,又有募兵;前者是征点,后者是召募,因此这也是集兵方式的不同,但二者都有强制性。在行军和镇军中,既有府兵也有募兵,还有以力役的形式承担军事任务的民众,如防丁等。从军队的统领系统来看,府兵平时统于十六卫,行军则临时设行军总管,防人统于都督府,而镇军则成为由府兵制时代向节度使兵制时代演进的中介。从军队的编制上看,府兵平时的编制和行军的编制既有区别又有联系。府兵是身份性的终身兵,但不是职业兵。当他服役时,需要自备一些军资,但当他不服役时,却不必向政府承担其它义务;同时,他们服役也有时间限度。逾期服役的府兵,虽然身份仍是府兵,但政府会对其超役时间予以补偿,这就使他们与募兵一样得到了政府的酬劳,使“府兵募兵化”了。“府兵的募兵化”是政府放弃府兵制的方式。于是,禁军也直接全部改成了召募。随着国家军事形势的变化,驻屯于边地的军队日渐增强。承担这部分任务的军队,起初是由都督府统领的镇戍防人;此后在征服边地部族后,设置都护府或都督府对他们进行监管,这些都护府或都督府所统领的驻兵,我们称之为镇军或边军。再后,随着这些被征服部族的复兴,他们对唐朝边地造成了很大的压力,唐廷不得不增加镇军的数量和驻屯的地点(这些军队主要有两种来源,一种是行军结束后留下的屯防军队,另一种是面对边地形势的恶化,专门在某地设立的屯驻军队),这些军队突破了原来都护府或都督府的统领范围,出现了单独的编制,这就是军、镇、守捉、城等。为了加强彼此的配合,充分发挥其作用,唐廷以划分防区的形式,确立了这些驻屯军队之间的统属关系,形成了安史之乱以前的八个边地节度使及其下属的军、镇、守捉、城,于是新的防御体系(各节度使之间的配合)和军队统领体系(节度使所统领的军、镇、守捉、城)最终得以确立。无论是府兵制时代,还是节度使兵制时代,从军队的性质来看,都有中央军队和地方军队之别;在安史之乱发生以后,节度使兵制下本属中央的军队逐渐地方化。从士兵的种族来看,又有汉兵与蕃兵之异。下面,我们就根据唐代兵制的构成和变化情况,对近五十年来大陆地区的唐代兵制研究作一回顾。因已出版多种相关论着目录,[1]我们对成果不再一一罗列,仅就自己的理解所及,谈些认识;囿于见闻和理解,不当之处,敬请教正。一府兵制时代的兵制研究关于府兵制府兵,既是泛称也是专称。我们所讲的府兵制是专称,是指起源于西魏、北周,经隋代的变化而入唐的一种军事制度。它既表明这一制度下的士兵具有身份性,也表示这种兵制本身所具有的特殊的军队组织体系;同时,其内涵前后又有变化。在唐朝的府兵制时代,府兵制当然是兵制的主体,但还有其它相关制度与之配合,为其补充。府兵制渊源于西魏、北周,但唐代的府兵制纔是本文的重点,对其渊源的研究,祇在必要时作些回溯而不予展开。关于府兵制的研究,大致可分为两个方面。一方面是对相关史料的补充和订正。《新唐书·地理志》记载了各地折冲府的设置,《新唐书·兵志》又较为集中地记载了府兵制的各个方面,而《唐六典》、《通典》、《旧唐书·职官志》、《唐会要》、《新唐书·百官志》等记载典章制度的史籍中,也从官制的角度,谈到了府兵制的组织、设官、禄秩等。唐长孺《唐书兵志笺正》对唐代兵制记载最为集中和系统的《新唐书·兵志》进行了全面梳理,考辨异同,定其是非,为进一步研究兵制提供了坚实的史料学基础;其中卷一是对府兵制的笺正。[2]折冲府的设置和分布,是最早引起学者注意的一个方面。劳格、罗振玉、谷霁光、岑仲勉等都曾利用金石、敦煌文书、时人文集等史料,对折冲府的府名、分布、数目进行了考订,证实了折冲府设立最多的地区是关内道,表现了李唐王室居重驭轻的政治意图。[3]其中,对折冲府的总数和河北道的设府与否成为争论的一个焦点。[4]另一方面,是对府兵制的渊源、流变、运作等情况所进行的研究;当然,这一研究的基础仍然是对相关史料的解读和辨析。陈寅恪在《府兵制前期史料试释》中,[5]首先揭示出府兵制渊源于鲜卑部落兵制,有一个复杂的变化过程,即“由西魏制变为唐代制”,特别指出不能以后期的史料来认识前期的制度。具体而言,在军队统领上,是由鲜卑部落兵制下的酋长领兵制变成为君主直辖制;这一变化发生在北周。从士兵的身份上看,则是由兵农分离的职业兵,变成为兵农合一之制;这一变化发生在隋代。这篇文章点出了府兵制的关键之处,将府兵制研究提高到了一个很高的水平。此后的研究,或许对他的看法存在着不同意见(如对府兵渊源于鲜卑部落兵制含义的论证,对兵农合一的争论等),或许对府兵制的勾勒更为具体,但从总体上来看,我们对府兵制的理解和认识大致不出这一范围。换句话说,此文对府兵制的研究具有质的推进,后人的许多研究都是在此基础上的量变。当然,这篇文章的范围是府兵制的前期,对唐代府兵制的情况涉及不多。页码1 2 3 4 5 <

 摘要唐朝是我国历史上及其繁荣的一个朝代,其政治、经济、文化得到全面发展。在唐朝,法律制度也发展到相当完备的程度。本文拟从法律角度分析唐朝地方军事机构的军事权力,着重从折冲府主导基层军事权力的运行、节度使的军事权力及军事角色转换等两方面进行剖析。以古鉴今,希望从对历史的剖析中能够挖掘出对当代军事建设有意义的因素来。
  关键词法律角度 唐朝 地方军事机构 军事权力 相互关系
  中图分类号E291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9-0592(2010)03-296-01
  
  一、折冲府主导基层军事权力的运行
  唐朝的府兵分为内府和外府,内府是指中央的五府三卫以及东宫的三府三卫,而外府是指设在地方的折冲府。贞观十年,天下分为十道,各道内设府,按照“居重驭轻”的原则来部署军事力量。毋庸置疑,这种内重外轻的局势对加强集权起到了相当的作用。折冲府按地域的大小和领府兵人数的多少分上、中、下三等。折冲府虽属于其上级卫府,但禀禄、器械、以及士兵的军籍管理、训练,甚至官员的任免等事务都直接由折冲府自己管理。折冲府是唐前期的基层军事组织,主导了唐前期基层军事权力的运行。折冲府的军事职责主要有两项:番上宿卫和番代征防。对于其职责的履行程序,唐朝做了明确的法律规定。
  番上宿卫是府兵的经常性任务,且事关重大,所以法定程序也较为严密。如《新唐书》记载:“凡当宿卫者,番上兵却以远近给番。五百里内五番,千里七番,一千五百里八番,二千里十番.外为十二番,皆一月上。”例如,一个距离京师500里的折冲府,按规定应该是每年五番,那么该折冲府应将全府卫士分为五组,轮流上番。事实上,距离京师越远的折冲府的卫士,用于往返旅途和休息的时间也越长,于是实际服役的时间便会增加;这一点,《唐六典》作了变通性的规定:“见诸卫及率府三卫贯京兆、河南、蒲、同、华、歧、陕、怀、汝、郑等州,皆令番上,余州纳资而已。”可见,军府按照距离京师的远近已经分为两类:一类是亲身上番府,一类是纳资代番府。一方面,这种变通使边远军府府兵的兵役负担在一定程度上得到缓解,可是另一方面又加重了其经济负担。
  番代征防是折冲府的另一重要军事职责。其中防是指固定上番,即每个折冲府都须在固定地区防守戍卫;而征是临时差谴,即遇到紧急军务,由尚书兵部按皇帝诏敕,向各军府颁符契,折冲府长官和州刺史勘验无误即出征。
  在唐前期,折冲府在维护地方军事秩序以及加强中央集权上发挥了重要作用。可到了唐中后期,府兵制走向衰败,折冲府逐渐退出了军事舞台,取而代之的是广为后人所知的拥兵自重的节度使和藩镇割据。
  二、节度使的军事权力及军事角色转换
  (一)节度使军事权力日益膨胀
  唐朝节度使制度的产生是出于巩固国防、防御侵扰的需要,所以最初置于周边地区,内地则没有设置。开元以前的边防体制,是由都督与都护以及军、镇、守捉、城、戍等多种机构组成。都护府是军政合一的实体,它并不是主要用于征讨,而是唐王朝对边地部族实行控制的武力基础。吐蕃兴起以后,边防形势发生逆转,都护府等军事力量不足防边,于是开始设立边防节度使,随着军事形势的发展,节度使不断增置,进而逐渐形成了相互配合的节度使防区。从唐景云年间开始,到唐开元、天宝年间,为加强边防力量,周边地区共设立了十个节度使,节度使继而成为这一时期边防驻军的统帅。而唐初设置的都护府,到唐中期声势大为下降,有的开始向内地迁徙,有的缩小为与州县相等的行政单位。与此同时,节度使的权力却日益扩大,统领的地区不断增多。
  节度使的发展使边防力量更为强大,但也造成了边将和节度使拥兵自重的局面,为后来安史之乱的发生埋下了祸根。由于节度使拥有大量军队,而内地兵力相对薄弱,形成了“外重内轻”的军事布局。安史之乱时,朝廷竟没有御敌之兵,于是国家破败,生灵涂炭。
  (二)从将兵关系看节度使的军事角色转变
  中唐以后军队成分结构发生了显著的变化。唐前期,军队成员多来自自耕农和手工业者,也有部分的地主官僚子弟。到了唐后期,军队的成分比较复杂,许多市井、山棚开始加入军队。藩镇军队成分结构的变化,使其具有了更多的野蛮性和凶悍性,正所谓“兵骄而好乱”,这使藩镇军队更容易与朝廷相抗礼。而此时,藩镇军队的将帅与士兵的关系也开始发生变化。府兵制时期,将帅与士兵的结合较松散,军队没有固定的将帅,将帅也没有不变的军队。设节度使后,将帅与所辖军队的关系日益紧密。一方面,将帅认识到士兵的作用。这与唐中后期的背景有关。当时的唐皇朝动荡不安、危机四伏,强者为王败者为寇,将帅为了保住自己的特权和地位,对士兵表示出一定程度的同情和关照。因此,将帅对士卒的依赖性大大加强。据说,当时的将领王建“为人饶智略,善待士”,论文联盟Www.LWlm.com王崇儒“严而不残”,杨行密也是“替抚御将士,与同甘苦,推心待物”。另一方面,士兵逐渐职业化,其对长官的人身依赖也不断加深。士兵的招募、训练及供给、晋升,都由节度使定夺。将兵关系的变化为节度使拥兵自重提供了极其有利的条件。有些军队和将帅之间能维持数十年的统属关系,恐怕这正是潘镇将领之所以能够拥兵自重、跋扈割据的根基所在。
  
  参考文献:
  [1]李隆基撰.唐六典.三秦出版社.1991年版.
  [2]谷霁光.府兵制度考释.上海人民出版社.1962年版.
  [3]岑仲勉.府兵制度研究.上海人民出版社.1957年版.

本文由澳门十大娱乐网址大全发布于军迷论坛,转载请注明出处:五十年来中华陆地地域东魏兵制商讨概观,从法

关键词: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