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十大娱乐网址大全 > 大国博弈 > 北宋对日军战争力的荒谬评估,北周对日军政大

原标题:北宋对日军战争力的荒谬评估,北周对日军政大

浏览次数:131 时间:2019-11-03

李鸿章对日军战力认知稍为靠谱,但了解亦相当有限

如前期所述,距甲午战争爆发尚有七年之久,日本参谋本部第二局长小川又次已向天皇提交《征讨清国策案》,对清国内部弊病及战力实情,有相当切实的调查与分析。其结论是:清国不堪一战,无资格做日本的“唇齿相依之国”;现今“乃豺狼世界”,不能“对如此国家动辄以宽仁相让”,相反,应赶在列强之前,“乘彼尚幼稚,断其四肢,伤其身体,使之不能活动”。①

反观清廷高层对日本国力与战力的了解,则实有不可言说之痛。当日清廷最高决策层,可大致分为三个梯次:最顶端者,乃垂帘已久之慈禧太后与亲政日浅之光绪皇帝;其次者,乃帝党、清流魁首翁同龢与北洋领袖李鸿章;再次者,则系举足轻重之地方疆臣如两江总督刘坤一、湖广总督张之洞等。

上述诸人中,对日本情状了解最深者,莫过于李鸿章。早在1864年任江苏巡抚时,李氏即注意到了日本对中国的潜在威胁,曾致信恭亲王等人:日本正派遣宗室、大臣子弟出洋考察西学,已渐见成效,该国“距西国远而距中国近,我有以自立,则将附丽于我,窥伺西人之短;我无以自强,则将效尤于彼,分西人之利薮。”②

鉴于日本正“广购机器兵船,仿制枪炮铁路,又派人往西国学习各色技艺”,李氏曾一度主张联络日本共拒西方列强,故曾于1870年建议朝廷与日本订立平等通商条约,不可以传统天朝观念待之,盖“笼络之或为我用,拒绝之则必为我仇”。③但李氏该建议,既被本国守旧派所阻挠,复不合日人心意——1870年日本政府派人来华要求订约通商,旨在按西方列强与中国所订之不平等条约模式,求取片面最惠国待遇、领事裁判权及协定关税等不平等权利——李鸿章虽欲平等待之,然日人却以此种平等待遇为耻。此番风波后,李氏即密切留意日本之动态。

但李氏对日并无可靠情报来源,往往过度依赖驻日官员的观察汇报。这些人缺乏情报搜集能力,往往误导视听,甚至其子李经方也不例外。李经方于1891年担任驻日公使,同年北洋舰队访日,李经方给总理衙门的反馈是:中国水师“兵威之盛,雄视东方”,故日人“特有意修好”,“同洲之国情谊可恃”。④而事实是:日本政府深受刺激,随后出台了一系列专门针对北洋舰队的军备扩张措施。但大致上,李鸿章对日本军事实力的认知,还算靠谱。甲午前夕,其奏折称:“详考各国刊行海军册籍内载,日本新旧快船推为可用者共二十一艘,中有九艘自光绪十五年后分年购造,最快者每点钟行二十三海里,次亦二十海里上下”,大致符合事实。

总体而言,甲午前夕李氏迟迟不愿对日言战,就现有材料观之,非在于其对日军之战力有多少切实了解,而在于其对北洋海军之实情洞悉极深,如其末年自我总结:“我办了一辈子的事,练兵也,海军也,都是纸糊的老虎,何尝能实在放手办理,不过勉强涂饰,虚有其表 。”⑤

图片 1李鸿章访问德国

甲午120周年系列策划之第02期。 李鸿章对日军战力认知稍为靠谱,但了解亦相当有限 甲午120周年系列策划之第02期。

至于帝党清流及其余疆臣,无知狂妄胡说八道者居多

李鸿章尚且如此,余者则可想而知。翁同龢身为帝师及清流领袖,对日本素无研究,但身边所围绕诸多清流人物如文廷式、余联沅之流,在对日宣战问题上均抱持着不可理喻的自信。

如,余联沅奏称,中日之战,上策乃直取东京,已属狂妄。再如,翰林院侍读学士准良奏称,“倭人所恃铁甲战舰,仅有大小二艘”;翰林院编修曾广钧奏称,“彼国只有铁甲一艘,名曰扶桑,……并不算快。此舰尚不足畏,其余各舰悉系同治年间所造木质旧船,更不足数,……若以交战大洋,直同儿戏”;江南道监察御史钟德祥奏称,“日本倾国兵数不当中国之一,又弱不经战,虽有甲船,而能与吾定远、镇远较坚厚,仅有名速力者一艘差可强颜耳,诸下者或不及向时船政之木船”……则全属胡说八道。⑥

清流阵营如此,素有老成谋国之誉的疆臣如刘坤一、张之洞辈,亦无两样。刘坤一身为湘军领袖,初时将甲午之战视作李鸿章淮军之务,袖手旁观,且认为日本绝非中国对手,故其身为两江总督,江苏沿海一带防务却迟迟未作规划。张之洞则素来认为,日本乃海权国家,中国乃陆权国家,彼此无利害冲突,不妨结盟对付俄国。战事爆发后,亦极为乐观,认为只要中国闭关绝市,即可使日人屈服,其对日军战略及战力,可谓毫无了解。⑦诸多疆臣中,刘坤一乃老臣典范,张之洞乃新锐楷模,二人尚且如此,余者可知。

至于“最高领袖”光绪与慈禧,前者见识浅陋,唯深受翁同龢影响,且亟欲借对日战争巩固自身地位;后者虽秉政已久,但对日本素无认知,一方面正汲汲于操办自己的六十大寿,认为兵凶不详,另一方面,既不愿帝党因战事胜利而崛起,也不愿因战事失败而波及国家及个人寿典,故立场始终模棱两可。综上,对比日人对清国战力调查之细致,未战先败,已属必然。

图片 2西方国家报刊所绘制之“慈禧与光绪”

注释:

①小川又次:《征讨清国策案》,米庆余/译,收录于《日藏甲午战争秘录》,中华出版社2007。②李鸿章:《代李伯相上总署论制造火器书》。③李鸿章:《遵议日本通商事宜片》。④李经方:《偕丁禹廷提督进谒日君情形》。⑤吴永:《庚子西狩纪实》。⑥戚其章主编:《中国史料丛刊续编·中日战争》第一册,中华书局1996,P26、94、99。⑦李国祈:《清末国人对中日甲午战争及日本的看法》。

李鸿章对日军战力认知稍为靠谱,但了解亦相当有限

如前期所述,距甲午爆发尚有七年之久,参谋本部第二局长小川又次已向天皇提交《征讨清国策案》,对清国内部弊病及战力实情,有相当切实的调查与分析。其结论是:清国不堪一战,无资格做的“唇齿相依之国”;现今“乃豺狼世界”,不能“对如此国家动辄以宽仁相让”,相反,应赶在列强之前,“乘彼尚幼稚,断其四肢,伤其身体,使之不能活动”。 反观清廷高层对日本国力与战力的了解,则实有不可言说之痛。当日清廷最高决策层,可大致分为三个梯次:最顶端者,乃垂帘已久之太后与亲政日浅之皇帝;其次者,乃帝党、清流魁首翁同龢与北洋领袖李鸿章;再次者,则系举足轻重之地方疆臣如两江总督刘坤一、湖广总督张之洞等。 上述诸人中,对日本情状了解最深者,莫过于李鸿章。早在1864年任江苏巡抚时,李氏即注意到了日本对的潜在威胁,曾致信恭亲王等人:日本正派遣宗室、大臣子弟出洋考察西学,已渐见成效,该国“距西国远而距近,我有以自立,则将附丽于我,窥伺西人之短;我无以自强,则将效尤于彼,分西人之利薮。”

如前期所述,距甲午爆发尚有七年之久,参谋本部第二局长小川又次已向天皇提交《征讨清国策案》,对清国内部弊病及战力实情,有相当切实的调查与分析。其结论是:清国不堪一战,无资格做的“唇齿相依之国”;现今“乃豺狼世界”,不能“对如此国家动辄以宽仁相让”,相反,应赶在列强之前,“乘彼尚幼稚,断其四肢,伤其身体,使之不能活动”。

反观清廷高层对日本国力与战力的了解,则实有不可言说之痛。当日清廷最高决策层,可大致分为三个梯次:最顶端者,乃垂帘已久之太后与亲政日浅之皇帝;其次者,乃帝党、清流魁首翁同龢与北洋领袖李鸿章;再次者,则系举足轻重之地方疆臣如两江总督刘坤一、湖广总督张之洞等。

上述诸人中,对日本情状了解最深者,莫过于李鸿章。早在1864年任江苏巡抚时,李氏即注意到了日本对的潜在威胁,曾致信恭亲王等人:日本正派遣宗室、大臣子弟出洋考察西学,已渐见成效,该国“距西国远而距近,我有以自立,则将附丽于我,窥伺西人之短;我无以自强,则将效尤于彼,分西人之利薮。”

鉴于日本正“广购机器兵船,仿制枪炮铁路,又派人往西国学习各色技艺”,李氏曾一度主张联络日本共拒西方列强,故曾于1870年建议朝廷与日本订立平等通商条约,不可以传统天朝观念待之,盖“笼络之或为我用,拒绝之则必为我仇”。但李氏该建议,既被本国守旧派所阻挠,复不合日人心意——1870年日本政府派人来华要求订约通商,旨在按西方列强与中国所订之不平等条约模式,求取片面最惠国待遇、领事裁判权及协定关税等不平等权利——李鸿章虽欲平等待之,然日人却以此种平等待遇为耻。此番风波后,李氏即密切留意日本之动态。 但李氏对日并无可靠情报来源,往往过度依赖驻日官员的观察汇报。这些人缺乏情报搜集能力,往往误导视听,甚至其子李经方也不例外。李经方于1891年担任驻日公使,同年北洋舰队访日,李经方给总理衙门的反馈是:中国水师“兵威之盛,雄视东方”,故日人“特有意修好”,“同洲之国情谊可恃”。而事实是:日本政府深受刺激,随后出台了一系列专门针对北洋舰队的军备扩张措施。但大致上,李鸿章对日本实力的认知,还算靠谱。甲午前夕,其奏折称:“详考各国刊行册籍内载,日本新旧快船推为可用者共二十一艘,中有九艘自光绪十五年后分年购造,最快者每点钟行二十三海里,次亦二十海里上下”,大致符合事实。 总体而言,甲午前夕李氏迟迟不愿对日言战,就现有材料观之,非在于其对日军之战力有多少切实了解,而在于其对北洋海军之实情洞悉极深,如其末年自我总结:“我办了一辈子的事,练兵也,海军也,都是纸糊的老虎,何尝能实在放手办理,不过勉强涂饰,虚有其表 。”

鉴于日本正“广购机器兵船,仿制枪炮铁路,又派人往西国学习各色技艺”,李氏曾一度主张联络日本共拒西方列强,故曾于1870年建议朝廷与日本订立平等通商条约,不可以传统天朝观念待之,盖“笼络之或为我用,拒绝之则必为我仇”。但李氏该建议,既被本国守旧派所阻挠,复不合日人心意——1870年日本政府派人来华要求订约通商,旨在按西方列强与中国所订之不平等条约模式,求取片面最惠国待遇、领事裁判权及协定关税等不平等权利——李鸿章虽欲平等待之,然日人却以此种平等待遇为耻。此番风波后,李氏即密切留意日本之动态。

但李氏对日并无可靠情报来源,往往过度依赖驻日官员的观察汇报。这些人缺乏情报搜集能力,往往误导视听,甚至其子李经方也不例外。李经方于1891年担任驻日公使,同年北洋舰队访日,李经方给总理衙门的反馈是:中国水师“兵威之盛,雄视东方”,故日人“特有意修好”,“同洲之国情谊可恃”。而事实是:日本政府深受刺激,随后出台了一系列专门针对北洋舰队的军备扩张措施。但大致上,李鸿章对日本实力的认知,还算靠谱。甲午前夕,其奏折称:“详考各国刊行册籍内载,日本新旧快船推为可用者共二十一艘,中有九艘自光绪十五年后分年购造,最快者每点钟行二十三海里,次亦二十海里上下”,大致符合事实。

总体而言,甲午前夕李氏迟迟不愿对日言战,就现有材料观之,非在于其对日军之战力有多少切实了解,而在于其对北洋海军之实情洞悉极深,如其末年自我总结:“我办了一辈子的事,练兵也,海军也,都是纸糊的老虎,何尝能实在放手办理,不过勉强涂饰,虚有其表 。”

李鸿章访问德国 至于帝党清流及其余疆臣,无知狂妄胡说八道者居多 李鸿章尚且如此,余者则可想而知。翁同龢身为帝师及清流领袖,对日本素无研究,但身边所围绕诸多清流如文廷式、余联沅之流,在对日宣战问题上均抱持着不可理喻的自信。

李鸿章访问德国

至于帝党清流及其余疆臣,无知狂妄胡说八道者居多

李鸿章尚且如此,余者则可想而知。翁同龢身为帝师及清流领袖,对日本素无研究,但身边所围绕诸多清流如文廷式、余联沅之流,在对日宣战问题上均抱持着不可理喻的自信。

如,余联沅奏称,中日之战,上策乃直取东京,已属狂妄。再如,翰林院侍读学士准良奏称,“倭人所恃铁甲战舰,仅有大小二艘”;翰林院编修曾广钧奏称,“彼国只有铁甲一艘,名曰扶桑,……并不算快。此舰尚不足畏,其余各舰悉系同治年间所造木质旧船,更不足数,……若以交战大洋,直同儿戏”;江南道监察御史钟德祥奏称,“日本倾国兵数不当中国之一,又弱不经战,虽有甲船,而能与吾定远、镇远较坚厚,仅有名速力者一艘差可强颜耳,诸下者或不及向时船政之木船”……则全属胡说八道。 清流阵营如此,素有老成谋国之誉的疆臣如刘坤一、张之洞辈,亦无两样。刘坤一身为湘军领袖,初时将甲午之战视作李鸿章淮军之务,袖手旁观,且认为日本绝非中国对手,故其身为两江总督,江苏沿海一带防务却迟迟未作规划。张之洞则素来认为,日本乃海权国家,中国乃陆权国家,彼此无利害冲突,不妨结盟对付俄国。战事爆发后,亦极为乐观,认为只要中国闭关绝市,即可使日人屈服,其对日军战略及战力,可谓毫无了解。诸多疆臣中,刘坤一乃老臣典范,张之洞乃新锐楷模,二人尚且如此,余者可知。

如,余联沅奏称,中日之战,上策乃直取东京,已属狂妄。再如,翰林院侍读学士准良奏称,“倭人所恃铁甲战舰,仅有大小二艘”;翰林院编修曾广钧奏称,“彼国只有铁甲一艘,名曰扶桑,……并不算快。此舰尚不足畏,其余各舰悉系同治年间所造木质旧船,更不足数,……若以交战大洋,直同儿戏”;江南道监察御史钟德祥奏称,“日本倾国兵数不当中国之一,又弱不经战,虽有甲船,而能与吾定远、镇远较坚厚,仅有名速力者一艘差可强颜耳,诸下者或不及向时船政之木船”……则全属胡说八道。

清流阵营如此,素有老成谋国之誉的疆臣如刘坤一、张之洞辈,亦无两样。刘坤一身为湘军领袖,初时将甲午之战视作李鸿章淮军之务,袖手旁观,且认为日本绝非中国对手,故其身为两江总督,江苏沿海一带防务却迟迟未作规划。张之洞则素来认为,日本乃海权国家,中国乃陆权国家,彼此无利害冲突,不妨结盟对付俄国。战事爆发后,亦极为乐观,认为只要中国闭关绝市,即可使日人屈服,其对日军战略及战力,可谓毫无了解。诸多疆臣中,刘坤一乃老臣典范,张之洞乃新锐楷模,二人尚且如此,余者可知。

至于“最高领袖”光绪与慈禧,前者见识浅陋,唯深受翁同龢影响,且亟欲借对日战争巩固自身地位;后者虽秉政已久,但对日本素无认知,一方面正汲汲于操办自己的六十大寿,认为兵凶不详,另一方面,既不愿帝党因战事胜利而崛起,也不愿因战事失败而波及国家及个人寿典,故立场始终模棱两可。综上,对比日人对清国战力调查之细致,未战先败,已属必然。 西方国家报刊所绘制之“慈禧与光绪”

至于“最高领袖”光绪与慈禧,前者见识浅陋,唯深受翁同龢影响,且亟欲借对日战争巩固自身地位;后者虽秉政已久,但对日本素无认知,一方面正汲汲于操办自己的六十大寿,认为兵凶不详,另一方面,既不愿帝党因战事胜利而崛起,也不愿因战事失败而波及国家及个人寿典,故立场始终模棱两可。综上,对比日人对清国战力调查之细致,未战先败,已属必然。

西方国家报刊所绘制之“慈禧与光绪”

以上内容由历史新知网整理发布(www.lishixinzhi.com)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本文由澳门十大娱乐网址大全发布于大国博弈,转载请注明出处:北宋对日军战争力的荒谬评估,北周对日军政大

关键词:

上一篇:甲午战争前日军如何评估清朝战力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