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十大娱乐网址大全 > 大国博弈 > 靠勤劳去掌握经济命脉,竟然是这样成功的

原标题:靠勤劳去掌握经济命脉,竟然是这样成功的

浏览次数:154 时间:2019-10-16

文|冷兵器研究所

NO.945-英法瓜分东南亚

西方殖民者征服东南亚是一个由点到面、以海制陆的漫长过程(中南半岛上的越南和缅甸就比南洋岛国征服的晚的多),在西方殖民者的殖民战略中华人力量是至关重要的一环。

作者:猫斯图

西方殖民者尽管大多有近乎偏执的送死精神,但他们最难以克服的问题就是人口太少,就算他们都是“一不怕苦二不怕死”殖民精英也难以完成东南亚的殖民大业。更何况他们中间“打工是万万不能的打工的,这辈子都不可能的”货色也很多,葡萄牙的高官们忙着贪污、佣兵们忙着找下家(中南半岛的缅甸、越南、暹罗军队中都有大量的西方佣兵、冒险家),荷兰东印度公司的职员更忙着走私(职员们的平均工资是每月7两银子左右,要过得好只能自己跑单帮干走私),工匠和技术人才甚至专门给他们赚钱的人才都奇缺。在这种前提下华人就从东南亚各个群体中脱颖而出,成了殖民者最看中的经济臣民。

制图:孙绿 / 编辑:棉花

这种模式葡萄牙人和西班牙人最熟悉,他们虽然在老家烧烤犹太人等异教徒十分热情,国王和顶级的大贵族中还是保全了不少犹太商人、财务专家的性命。更何况在葡萄牙人攻占马六甲的过程中华人还有不小的功勋,1509年9月11日到达马六甲,就有三艘旅居东南亚的中国商船主动和葡萄牙人联系,和印度商人争抢着提供情报。在葡萄牙人攻城时,中国商人还使用小船帮助葡萄牙人登陆。另外中国商人还不是节操最低的商人群体,爪哇商人就积极帮助葡萄牙人追杀了当地苏丹。

英法两国在自己的黄金时代于海外不断攻城略地,各自建立起了庞大的殖民帝国体系,展开了全球争霸。这幕剧在全球范围内上演,从非洲到美洲,从大洋洲到亚洲,战火无处不有。

但中国商人是战后最受优待的商人,在此战中中国商人的船只全部得以幸免,爪哇人等东南亚商人的船只统统被葡萄牙人当成异教徒击沉。中国商人得以幸存的原因并不仅仅是善于见风使舵(葡萄牙人进入马六甲等地就是靠当地水手领航),而是东南亚的中国人群体拥有东南亚最好的造船、金属加工行业技术、火器修补能力(尽管当时的中东也向东南亚大量出口火炮,东南亚人对火器的传承一清二楚)。中国人可以为葡萄亚人提供战船和火器修补等服务,甚至中国人提供的中式帆船也成了葡萄牙人航运的有力补充。

随着印度和中国两个原本控制南亚、东亚局势的大国也趋于衰败甚至直接沦为殖民地,夹在两个大文明区之间的中南半岛自然更不用说。今天分属缅甸、泰国、老挝、柬埔寨、越南五国的中南半岛上,因为两大殖民者的到来,爆发了一场残酷的地缘战争。

南洋海盗地区的土著把树木看成是固定资产,他们所有的建筑都是木制,当地城市甚至是在中国人的要求下才建造的木制栅栏(中国宝船到彼,则立排栅,城垣设四门更鼓楼,夜则提铃巡警,内又立重栅小城……”)。在南洋的港口城市中只有华人愿意自己烧砖建房子,对石制建筑有相当的基础,因此西方殖民者普遍采取招收华人的方式替自己建造城市和防御工事。

谁又会从中有所收获呢?

在马尼拉、巴达维亚华人成了西方殖民者最好的建筑工,此外华人还能提供和中国交易的渠道,能从中国弄到各种物资。因此西方殖民者采取了重用华人,摧毁旧有中东、印度商人、土著(当时的土著商人贸易也很不小)贸易网络的政策,让华人独占了东南亚的经济,但同时还把部分土著当成了炮灰,让华人和当地人结下了解不开的仇怨。

两个强盗摸上门

本文由军迷圈转码显示查看原文

海上实力更为强劲的英国人比法国人早一步来到中南半岛,跳板则是他们从17世纪早期就已经成功渗透了的印度。借着东印度公司做生意的名义,同时又帮助迷茫的莫卧儿王室击败了控制印度海洋贸易的葡萄牙人,早期的英国殖民者很快得到了王室的信任。

不过殖民不是请客吃饭,更不是做慈善,赶走了葡萄牙人的英国人很快凶相毕露,对北印度局势指手画脚,在事实上控制了印度的沿海地区。

经过一个多世纪的经营,英国人在北印度已经稳住了阵脚,拥有了自己的殖民地经济体系,开始对印度南方和东方的缅甸表现出了兴趣。19世纪开始,英国人几次南下,征服了印度南方的小邦国,并通过两次英缅战争控制了缅甸,把触手伸向了东南亚。

同时,他们在东南亚的洋面上也有所斩获。谙熟政治话语的英国人摆了荷兰人一道,在南洋群岛上通过政治谈判和少量的军事竞争获得了马来亚的控制权——最关键的是拿住了马六甲海峡。一个东南亚大殖民地似乎近在眼前。

但他们自己可能也没有想到,日不落帝国在陆地上的脚步暂时也就到此为止了。因为他们的宿敌法国人开始在中南半岛东部登陆了。这些欧洲大陆的老油条,比起只知道做生意而没有政治敏感性的荷兰人,可难对付得多了。

由于法国还有大陆上的对手需要对付,对殖民地的经营力度明显不如英国,对东南亚的探索也不很重视。虽然法国人对中南半岛的渗透也始于17世纪,但那只是早期的传教活动,并没有着重于开发这里的经济和政治价值。

所以当法国传教士登陆越南的时候,他们还能看到越南自发的快速扩张。由于被朱元璋划为“不征之国”,整个明清两代中国都没有对越南有什么动作,越南终于得到了机会向南征服。沿着长山山脉,他们不断推进,把占城国和更南方的南越都统一了。

在纵向如此狭长的国土上,南北方矛盾是不可避免的。而法国选择了帮助南方的阮氏王朝,来扩张自己在东南亚的影响力。在开国战争中拿了法国人好处的阮氏王朝也逐渐意识到了法国人的野心,曾试图驱逐法国人。

但军事科技上的差距并不是闭关锁国就能视而不见的。经过了十年的战争,越南割让了多个沿海港口,正式成为了法国的殖民地。得到了越南的法国在中南半岛东部就再也没有敌手了。他们向南通过外交吸收了柬埔寨,向西镇服了本就民少国弱的老挝,向北还侵占了我国湛江港。(当然逐步接收这些地区花费了法国30多年的时间,并非一蹴而就)

成功获得了这些新领土之后,管理风格一向粗暴的法国忽略了其中的民族差异,强行将其组合成了一个新的殖民地国家——法属印度支那联邦,成为了法国殖民者的掌上明珠。

就在法国和阮氏王朝翻脸的同时,另一侧的英国解散了自己的东印度公司,开始以国家形式殖民统治印度和缅甸,还流放了末代缅甸国王,令其郁郁而终。

一场中南半岛上的殖民者竞赛就这样开场了。

瑟瑟发抖的缓冲国

英法两强相争,被夹在中间动弹不得的是泰国。

当时的泰国还叫暹罗,不过这个名称其实并不重要,泰国人自己都不太重视其国号。在历史上,他们对外自称“泰”,但外国人称其为“暹罗”或者“暹”时,他们也并不会反对。事实上一直到20世纪中期,泰国还曾在国际上纠结过国名。

泰国人是中南半岛土着里最后的一批移民。当他们南下到中南半岛的时候,这里有用的土地已经大部分都被别的民族占领了。

当年控制中南半岛的是高棉人,也就是现在柬埔寨的主体民族,他们控制了湄公河中下游一直到湄南河之间的广阔平原,文明程度很高。而在他们的西边,则是在缅甸扮演着上帝之鞭角色的缅族人,他们赶走了孟人,控制了伊洛瓦底江沿岸,并且向东打到了萨尔温江沿岸。

越南的京族人就更不用说了,一度自称南天小中华的他们文明程度更高,战斗力也足够强悍,若非中国古代不断与之有摩擦他们很可能早就达到了今天的版图规模,甚至更大。

而泰国人初到之时,几乎是被这几个民族的早期王国撵着跑,最终才在湄南河沿岸找到了一片立身之所。但就是这样,他们还是寄于高棉人篱下,有说法认为“泰”字意为“自由人”,就是为了让他们先祖从高棉人手中获得自由。而一路被撵着逃难时遗落的部族成员,则成为了缅甸东北的掸族人和佬族人。

这样悲惨的早期民族史,可能正是泰人佛系心态的来源。既然无法改变命运,就接受命运,因势利导地在各大强权之间搞平衡,为自己赢得一席之地。眼见强悍的缅族、京族、高棉人都被英法两国殖民了,泰人的这种佛系心态不免又浮上心头。

他们的这一步棋走对了。中南半岛上抵抗最激烈的民族全都被军事科技碾压,但当英法两国的殖民地正式接触时,奉行不抵抗政策的泰国反而成了他们最好的中间缓冲。1896年,英法签订协议,规定泰国是两大殖民地之间的“缓冲国”,承认其独立地位。泰国的母亲河湄南河则成为了两国势力范围的分界线。1904年,两国又一次相约势力范围不得跨过湄南河。

不过死罪可免,活罪难逃,泰国的缓冲地位也来之不易,甚至放弃了很多原本属于自己的东西。

法国人登陆中南半岛时,泰国其实已经有了崛起之相。由于英国人替泰国解决了缅甸方面的威胁,泰国得以安心地向东北方向扩张,甚至一度控制了老挝。

因此当法国人完全控制越南之后,本想在半岛上扬眉吐气的泰人一开始是非常不满的,奋而对法国宣战。结果当然是惨败,把好不容易控制住还没来得及消化的老挝给丢了,而英国人则扮演了调停者的角色(虽然事后也收了四座城作为好处费)。

经此事件,泰国虽然是英法之间的缓冲国,但其实一直更向着英国一些。这也可以解释为什么到现在泰-英、泰-美关系远比泰-法关系密切得多。

渔翁得利

英法两强在半岛交锋百年,却都要给缓冲国一个面子,不能令其完全倒向对方。在殖民时代保持独立的泰国于是成为了中南半岛上最大的赢家,不仅让自己独特的政治文明形态得以保留,还趁着各土着民族被压制的年代好好自我充实了一番。

最具标志性的事件,便是泰国在1907年通过复杂的谈判,从英国手中获得了马来亚半岛北部的控制权。

说到泰国的时候很多人可能只会想起它在中南半岛主体部分上的领土:曼谷、清迈、芭提雅。但在这一片土地上并不能找到泰国最网红的普吉岛景区。这个岛屿孤悬在泰国最南方的大尾巴上,继续往南就是马来西亚了。这一片看上去不显眼,实则面积不小的领土,便是当年泰国从英国手中抠出来的。两者瓜分了当地的一个小国家,让泰人的势力成功向南推进了700多公里。

这块土地对泰国的价值太大了。二战后当英法荷殖民者仓皇离开,各国纷纷独立时,南方的马来西亚和印尼不仅人口众多,而且主要宗教还是扩张性很强的伊斯兰教,随时可能与以佛教徒为主的泰国爆发冲突。拥有这样一块获得国际承认的缓冲领土价值无量。

当然英国人也并不是在做慈善,在殖民时代和泰国这样的小伙伴瓜分马来亚,就多了一个抗衡南方的帮手,对他们也有好处。

到了现代,这块领土的另一个价值也逐渐得到了体现:其最狭窄处名为克拉地峡,东西向长度不过60公里,和巴拿马运河的长度差不多(当然巴拿马运河中间有一座加通湖,减少了单纯挖水道的工程量)。泰国政府曾多次表示要挖一条克拉运河,作为马六甲海峡的备胎。

说是备胎,如果运河的管理水平够高,凭借其更短的运输距离完全可以大大地抢走马六甲的饭碗。这对于中国来说或许是一个好消息。

但这一长条领土也并非全是利好,它在地理上毕竟和马来西亚的亲缘性更高,当地的宗教信仰也以伊斯兰教为主,和泰人的佛教信仰一直都格格不入,所以也经常生出事端。尤其是最南端的北大年、那拉提瓦、也拉三府,合称“泰南三府”,是全国最不安定的地方,实在是不推荐去旅游。毕竟当年被泰国和英国联手瓜分的那个国家,就叫做北大年。

也许志在称霸全球的英法两国都不会想到,自己在东南亚的一通操作猛如虎,最终渔翁得利的是他们从未放在心上的泰国。

而得以从殖民时代恢复元气的泰国,也在收获了这些好处之后有力地将其使用到了极致,成为了当今中南半岛上领军国家。

可不要再以为这个国家只有沙滩椰林和人妖了,泰国人精滴很。

*本文内容为作者提供,不代表地球知识局立场。

据说地球人民都关注分享我局了

地球知识局微信公号:地球知识局

END

本文由澳门十大娱乐网址大全发布于大国博弈,转载请注明出处:靠勤劳去掌握经济命脉,竟然是这样成功的

关键词:

上一篇:捌拾捌个第一丨第一艘核潜艇

下一篇:没有了